当前位置:主页 > 马术教学 > 名马传奇:“哥本哈根”荣耀一生 滑铁卢一战成名

名马传奇:“哥本哈根”荣耀一生 滑铁卢一战成名

分类:马术教学 > 发布时间:2021-01-20 11:28:46 人气:226 来源:旭日马术

哥本哈根与威灵顿公爵哥本哈根与威灵顿公爵

  1823年,当拿破仑的座骑马“伦哥”被当作战利品,在英国首都伦敦备受羞辱地示众游行时,另一匹在滑铁卢战役中,以得胜者的姿态出现的战马,不仅在它的主人威灵顿公爵的光环下备受爱戴,更受到当时巴黎仕女们的青睐。

  这群生活在上层社会的夫人小姐们,迷恋战争英雄威灵顿公爵的程度,不亚于现代年轻女性或大妈们迷恋偶像剧男主角的气势。她们争相排队使尽浑身魅力,相约威灵顿公爵骑乘他的战马,以凸显她们珠光宝气的媚态下,还有不为人知的英雄气概。

  威灵顿公爵面对这一群随着战争胜利而自动送上门来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当然不会拒绝。不过,对于“哥本哈根”(Copenhagen)而言,这匹在战场上历经炮火与刀枪的栗色马,这些突如其来的活动,可能只是徒增的骚扰而已。

  根据记载,“哥本哈根”其实是一匹脾气相当不好的马。据说当它移居威灵顿公爵马厩的第一天,就踢了不少想要接近它的人。此外,在滑铁卢战役中,“哥本哈根”虽然载着威灵顿公爵历经17个小时都没休息,但在战争结束后,威灵顿公爵为了奖励这匹战马,在安抚拍击它的颈部时,“哥本哈根”却突然抬起前肢朝着威灵顿公爵的头部踢去,所幸公爵机警地躲了开来,并未造成任何伤害。因此,当这些巴黎仕女们在骑乘“哥本哈根”时,威灵顿公爵坚持一定随侍在侧。

  “哥本哈根”(Copenhagen)的名字来自英国在哥本哈根第二次战役的得胜。“哥本哈根”是知名的赛马日蚀(Eclipse)的后代,1808年出生,1836年死亡。在历经两个主人后,最后为第三个主人威灵顿公爵所拥有,一直到老死。

  “哥本哈根”拥有纯种马和阿拉伯马的血统,因此,卓越的血液给了“哥本哈根”特殊的耐力与毅力。这匹15掌稍高,后肢均着白袜的栗色马,曾在英国短暂地参加过几场赛事。在它的12场比赛当中,赢过2场,且有9场至少是排名第三。在成为威灵顿公爵的座骑后,“哥本哈根”就跟着主人一起打猎,并且上过无数的沙场。

  “哥本哈根”拥有结实的骨架子,但是背部欠佳,此外还有个怪僻:喜欢躺着吃东西。大多数的马都是站着吃东西,而几乎所有的骑手都会告诉你,如果一匹马躺下来吃东西,往往是严重的疾病或受伤的迹象。刚开始,威灵顿公爵的马夫担心他们的主人用高价却买到了一匹生病的马,但经过彻底检查后,他们发现“哥本哈根”不但非常健康,而且舒服地躺着吃东西表明了它是一匹天生充满自信的马。这匹性情古怪的马被威灵顿公爵宠爱着,公爵对“哥本哈根”的信任与喜爱,从许多战役中只以“哥本哈根”为坐骑,以及骑着“哥本哈根”参加各场胜利游行及仪式可见一斑。

  “哥本哈根”退役之后,一直在威灵顿公爵的宅邸养老。传说“哥本哈根”是因为太喜欢吃海绵蛋糕以及巧克力奶油等甜食而过世的,但这无稽之谈对于一匹享年28岁的马来说,不攻自破。

  最早“哥本哈根”是葬在公爵宅邸里,以小栅栏围住的一丛榆树附近。目前在其坟茔所看见的树龄169年的大橡树,是一个曾经服侍过威灵顿公爵的年老管家,在“哥本哈根”过世7年后所种的。而现有的墓碑,也是在威灵顿公爵死后,由他的儿子安置的。

  “哥本哈根”的丧礼在清晨时以高规格的陆军仪式进行,威灵顿公爵亲自参加。丧礼进行时,威灵顿公爵发现“哥本哈根”的一个马蹄不见了,据猜测,可能是有人割去当纪念品了。几年后,被偷去的那只马蹄被一位农夫赎回,然后还给了威灵顿公爵。数年后,有个仆人向威灵顿公爵的儿子坦承,是他偷走了“哥本哈根”的马蹄。那个仆人说,当时在下面服侍的人,都没想到公爵还会为了那匹马的尸体伤透脑筋。这个被归还的马蹄后来被威灵顿公爵的儿子做成了一个墨水台。

  美国的一间博物馆曾写信要求威灵顿公爵,让“哥本哈根”的骨架移樽过去,以便跟拿破仑的座骑马伦哥的骨架一起展示在博物馆内,但公爵拒绝了这项要求。不过,当时有人要求将“哥本哈根”的鬃毛放进他的珠宝设计里,公爵乐意的应允了。

  如同“哥本哈根”的墓碑上所刻的铭言:经过上帝充满意义雕塑而成的谦卑工具,应在那些荣耀的日子里同享荣耀。当我们在伦敦的海德公园一角,看见尊荣一生的“哥本哈根”与威灵顿公爵的铜雕时,不禁也为另一匹伟大的战马马伦哥感慨不已。

  (文/马妞 马术世界)

专题专栏